<nav id="uqguk"><code id="uqguk"></code></nav>
<menu id="uqguk"><code id="uqguk"></code></menu><nav id="uqguk"></nav>
<xmp id="uqguk"><optgroup id="uqguk"></optgroup>
<xmp id="uqguk">
<xmp id="uqguk">
<dd id="uqguk"><nav id="uqguk"></nav></dd>
<xmp id="uqguk">
<xmp id="uqguk"><nav id="uqguk"></nav>
  • 韻味悠長的現實主義文學鮮果

    來源:銅川日報

    韻味悠長的現實主義文學鮮果

    ——品讀云崗中篇小說集《雪落大地》

    一恒

    由西安出版社出版發行的云崗先生的中篇小說集《雪落大地》,以其思想的穿透力與藝術的感染力為中國當代現實主義文學寶庫奉獻出一盤色艷味美的鮮果,正在贏得愈來愈多讀者的青睞。

    思想的穿透力

    云崗先生是一位極具社會責任感的作家,一位在卑賤與高貴、黑暗與光明兩極之間構筑自己小說世界的寫作者。猶如高明的精神醫生,憑借刻骨銘心的記憶與卓爾不群的洞察力,“把那疼痛著的剝給你看,把那快樂著的指給你看。”精準透視、剖析、干預和重塑人的靈魂。

    全書收錄的10個中篇,鄉土、城市題材各半,無不關注當下社會人民群眾“急難愁盼”問題。強烈的孤獨感,濃濃的憂患意識、批判意識、悲憫情懷、家國情懷、浪漫情懷及不懈探索精神彌漫充盈作品間,其才氣、激情、獨立的人格魅力令人折服。

    作家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關注小人物的性格、命運,鞭撻假惡丑,呼喚真善美。《對面面那個圪梁梁上》塑造的孟蘭花與爛女性情如出一轍,她們不是一人又酷似一人,都有嚴重的依賴思想與僥幸心理,都試圖通過嫁個好人家改變窮困現狀。作家像魯迅先生一樣“哀其不幸,怒其不爭。”《雪落大地》《年齡》《尷尬》中的“我”,《本能》中的羅一鳴,《惴栗》中的浩南,皆為膽小怕事、忍氣吞聲、逆來順受、窩囊猥瑣的小公務員形象。他們受腐朽沒落的傳統觀念束縛,不與“二桿子貨”硬碰硬,不敢越雷池一步,缺乏堅持真理、破舊立新、團結拼搏、群策群力同惡勢力壞分子及愚昧落后的封建殘余思想作斗爭的勇氣、信心、毅力與智慧;“官本位”作祟,明哲保身,息事寧人,個性泯滅。作家也像魯迅先生一樣,深刻反思、質疑傳統及“快感”,對社會進步毫無用處。因為一味忍讓,只會使惡人橫行無忌。

    如果說,《穿越》惟妙惟肖、耐人尋味地揭示了人物之間的代際、性情與內心軌跡的差異,那么,《雪落大地》則用重錘敲響警鐘,熱切呼喚掃黑除惡。《凈紅苕》一文最后,面對趙飛的變本加厲,“我”終于忍無可忍,“冷冷地看了一眼手里的?頭,然后高高地舉起來,向前沖了幾步,狠狠地向趙飛背上掄去。”還有《惴栗》結尾,老奸巨猾的吳沖賊喊捉賊,“浩南看著吳沖一顫一顫大山般晃動的屁股,不由自主地惴栗了一下。”發人深省,給人生活的希望、勇氣與信心,言雖盡而意無窮。《油菜花盛開的村莊》吟唱的是農耕文明的挽歌。變化了的“我”與變化更加劇烈的鄉村之間的情感矛盾,讓我們看到了“鄉愁”在當代中國的復雜性與獨特韻味,預示包括新的倫理道德重建在內的鄉村振興迫在眉睫。

    讀云崗先生小說,常常教人反躬自問“你笑什么?如果改個名字,故事說的正是你。”又令人茅塞頓開、恍然大悟,“社會猶如一條船,每個人都要有掌舵的準備。”“人生下來不是為了拖著鎖鏈,而是為了展開雙翼。”

    藝術的感染力

    云崗先生深諳“短篇小說玩語言,中篇小說玩故事,長篇小說玩結構。”中篇小說集《雪落大地》收錄的作品,“玩”出了高水準,有許多可圈可點之處。

    “文學是語言的藝術。”云崗小說語言豐富機智——質樸、細膩又飄逸若行云流水,且不乏幽默詼諧,妙語連珠,妙喻繽紛,能夠精準而傳神地刻畫人物言談舉止,充分展示其心理活動。當代形態的一幅幅生動鮮活的生活畫卷、一個個刻骨銘心的生命體驗躍然紙上。這得益于他淵博的知識、深入細致的觀察及對描寫對象的稔熟,再加上豐富的想象、準確的描繪。他活用修辭手法,移情于景,情景交融,左右逢源,游刃有余;善用閑筆,或捎帶地對“假惡丑”作辛辣諷刺,或有意旁逸斜出,舉一反三地梳理回放人生的經驗教訓。

    “文似看山不喜平。”若無跌宕起伏的故事,中篇小說很難引人入勝。云崗先生深得中篇小說神韻,練就高超的“借尸還魂”編織故事的本領。他常常在晨起刷牙時苦思冥想,構思謀篇。他小說的故事編得錯綜復雜又很圓泛,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正是那種“人人意中有,個個筆下無”的東西。如《雪落大地》《請神容易送神難》《油菜花盛開的村莊》開門見山、搶眼抓心,前有伏筆,后有照應,抽絲剝繭般展現城鄉風景風情風物風俗,選用符合對象身份的細節描述現實生活故事,塑造“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體現出鮮明的現實主義美學特質,讓我們看到了文學對于時代劇變中的城鄉的記錄、思考、審美的獨特功能。他又潛心鉆研曹雪芹、柳青、馬爾克斯、契訶夫等中外文學大師的經典著作,認真消化吸收,使自己的某些作品呈現出中西小說結合的多彩紛呈的藝術態勢。

    云崗先生為什么以散文隨筆《一棵杏樹》作自己中篇小說集《雪落大地》代后記?掩卷沉思,他的作品之所以賞心悅目,讀著舒服,又給人深深的啟迪,大概是因為其趣味盎然——富含情趣而能激發廣大讀者的興趣。他栽種的是杏樹,而非“中看不中用”的景觀樹,奉獻給我們的是顆顆異香撲鼻、酸甜可口、滋心潤肺的杏兒。

    ©轉載請注明稿件來源及作者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Copyright?2021 銅川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銅川新聞網:www.yzyishe.com 地址:陜西省銅川市新區斯明街5號 電話:0919-3151312
    互聯網新聞信息許可證:61120180007 陜ICP備11002265號-1 陜公網安備 61020102000086號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本站支持IPV6

    色综合久久五月色婷婷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大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