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uqguk"><code id="uqguk"></code></nav>
<menu id="uqguk"><code id="uqguk"></code></menu><nav id="uqguk"></nav>
<xmp id="uqguk"><optgroup id="uqguk"></optgroup>
<xmp id="uqguk">
<xmp id="uqguk">
<dd id="uqguk"><nav id="uqguk"></nav></dd>
<xmp id="uqguk">
<xmp id="uqguk"><nav id="uqguk"></nav>
  • 郵箱:tcrbcmw@163.com   網絡謠言曝光臺   電話:0919-3151312
    您的位置: 首頁 ? 悅讀銅川 ? 正文

    回不去的農民工

    回不去的農民工

    王喜艷

    因為地域文化視界下鄉土課程研究的需要,強迫自己讀了一些鄉土方面的書籍。在讀到費孝通的《鄉土重建》一書中《損蝕沖洗下的鄉土》一文時,深深的為費老的敏銳洞見所折服。那可是八十年前,上世紀四十年代的作品呀,怎么就能讓我恍惚間覺得是在讀今日的中國農村。想起剛過完年哥哥在家庭群發的視頻和照片,年近八十歲的老父親在疫情蔓延,不得不宅家的日子里,冒著寒風去田里覆膜保墑。對此,哥哥和我則是完全不能理解,我們都力勸他回來,以免凍感冒了就得不償失。看著那一條條端端直直的地畔子,細密勻稱的土坷垃,習慣算經濟賬的我們忘了計算愛。和土地打了一輩子交道的父親,他,離不開土地。

    中國擁有9億農民。精壯勞動力都已經在城里打工了,甚至是安家了,這個名義上的故鄉,更多的成為一種象征意義。打破故鄉幻境,真正回到自己農村家鄉的年輕人,再也無法適應現在的農村,日夜期待返程的他們回不去農村了。

    他們已經適應并將生活嵌入了城市,要回到農村就需要連根拔起。如今,在互相高度依賴的生活環境下,他們要與城市環境脫離,需要自斷血脈的勇氣和快速在農村找到植入并鏈接血脈的基礎。一般而言,大部分的農民工已經很難適應農村這種彼此隔離的生活狀態。所謂的遞弱代償便是如此,高度發展的城市生活,帶給他們方便快捷的生活之時,也加快退化了他們適應農村艱苦環境的能力。

    新一代的農民工,小時候在學校度過,隨后到城市打工,他們不僅對于農田播種與收獲很陌生,那些幾千年以來口口相傳的農種知識也在他們這一代幾乎都失傳了。他們不知道“清明時節要種瓜點豆”,更不知道“頭伏蘿卜末伏菜”。沒有農種知識加持的農民工,早已把他鄉當故鄉,對于父輩耕作的土地是鄙視的,對生養他的農村心里想的也只有逃離。帶著女兒行走田間地頭,當她指麥為韭時,我深以為悲。他們會因為不會講英文或沒背誦出古詩詞而郁郁寡歡,但卻很少為這般“指鹿為馬”而慚愧。

    生在新世紀,幾乎沒經歷過災荒年景的年輕一代農民,他們對于土地失去了他們父輩的那般摯愛。那些看見一片荒地就要想法設法整理出來播種的毫無疑問幾乎都是邁入暮年的老農民。年輕一代更多計算的是花這么大力氣去耕種這片土地的產能和效能。他們習慣了用勞動力的交換來謀生活,而不是發自內心的對土地的摯愛,老農們無法容忍荒蕪的土地。近來,由于全球疫情影響,好幾個國家對糧食出口發了禁令,我心里隱隱還是有些不安。雖然,經濟杠桿撬斷了很多農民工與土地的聯系,但現狀卻是,農村需要農民。

    令人欣喜的是,我們國家已經意識到了農村問題的嚴重,開始實施鄉村振興三步走計劃,一波一波畢業的年輕人返回到生養他的土地開始創業,那些被時代淡忘的角落正在綻放著新的英姿,而回不去的農民工正在被一批批新農民所取代,空殼化的農村正在迎來生機。

    責任編輯:周磊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加入我們| 版權聲明| 網站地圖| 留言反饋| 我要投稿
    Copyright?2016 銅川日報傳媒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銅川日報傳媒網:www.yzyishe.com 地址:陜西省銅川市新區斯明街5號 電話:0919-3151312
      互聯網新聞信息許可證:61120180007 陜ICP備11002265號-1 陜公網安備 61020102000086號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本站支持IPV6
    色综合久久五月色婷婷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大块网